<track id="pdb79"></track>

    <dl id="pdb79"><pre id="pdb79"><ins id="pdb79"></ins></pre></dl><output id="pdb79"><i id="pdb79"></i></output>

      
      

      <big id="pdb79"></big>

      首頁 > 要聞動態 > 部門動態
      我市1960株古樹名木已“觸網”,隨時可翻閱那刻在年輪上的光陰故事
      發布日期:2018-08-20 11:59:40 來源:本站 作者: 閱讀人次:-
      【字體大?。?a class="content-source-large" href="javascript:void(0);" onclick="$('.content-source a').removeClass('current');$('.content-text').removeClass('content-text-large').removeClass('content-text-normal').removeClass('content-text-small').removeClass('content-text-medium').addClass('content-text-large');$(this).addClass('current');">大 默認】  分享


      我市1960株古樹名木已“觸網”,隨時可翻閱那刻在年輪上的光陰故事


      烈日炎炎,

      走在滾燙的水泥路面上,

      很多人都會懷念小時候村口

      那些曾給我們帶來習習涼風和童年歡樂的古樹。

      在河源,現在還保留著很多古樹,

      這些古樹大多生長在村口、祠堂、寺廟旁邊,

      遒勁挺拔,高聳入云。


      記者從市林業局了解到,我市古樹名木資源種類豐富,榕樹、木棉、樸樹、楓香、樟樹、銀杏樹、竹柏、龍眼、荔枝等較多,這些古樹名木中,壽命排名前五位的是榕樹、蕈樹、木荷、楓香、龍眼,其中榕樹排名第一,而位于源城區上城街道辦、由源城公園負責管理的一大葉榕,根據普查樹齡已達824歲,堪稱見證了半部槎城歷史,成為了源城區不可或缺的一張生態名片。


      客家鄉愁“古槐樹”


      樹高千尺不忘根,人行萬里不忘鄉。其實,古樹就是根和魂,寄托著一代又一代人的情感和思念,于客家人來說,更是如此,“問我祖先來何處,山西洪洞大槐樹;祖先故居叫什么?大槐樹下老鸛窩”,這首關于客家先祖的民謠響徹了大江南北,印證了這一點。


      離鄉萬里,客家人為何戀戀不忘的是大槐樹,而非古人庭院中常栽植的桑和柳呢?其實,這與中原先祖久遠的槐樹崇拜文化有關。漢劉向整理《晏子春秋》里說,春秋時期齊景公敬畏槐樹,曾栽下一株槐樹,掛一牌,上書“犯槐者刑,傷槐者死”8字,堪稱開創載于史籍的崇槐先河?!鞍耸庀唷钡慕友浪短饏T》也記載,周武王曾在宮門栽株槐樹,“有益者入,無益者拒之”。而民間槐樹崇拜神鬼的色彩更濃,俗語有“老槐樹,百年多,都說那是神仙窩”的說法,各種版本的老槐成精離奇故事,即使最膽大的壯漢對著古槐舉起利斧時,也會變得惶恐不安。


      經歷千年的大遷徙,客家先祖仍念念不忘家鄉門口的大槐樹,客家人在每一次的新域開埠時,總是忘不了在村口種上一棵類似北國大槐樹的大榕樹,既表情系中原,根在河洛,又預示著在此落地生根,榕樹由此也成了客家村落的標志,有時更是一個墟鎮的象征。


      千歲古榕獨木敢稱王


      龍川通衢,山明水秀,

      民風淳樸,環境清幽,

      宛如世外桃源,在墟鎮中心就有株古榕,

      以其1100多年的樹齡號稱“東江榕樹之王”。


      7月16日,記者目睹了“樹王”雄姿,遠看華蓋如云,近前觀看,呈青褐色的樹干互相攀緣纏繞,眾多樹枝連體交錯,形成一張巨大的“樹網”,其形成的“樹枝”從原生樹干向四周呈多縱延伸,層層覆蓋處,有些更是漏不下一寸陽光?!扒q”老榕生機勃勃,碧綠如黛,挺拔飄逸,豪氣干云,頗有秦松漢柏的韻味。


      “樹王”縱橫東江逾千年,

      帶給人們的不單單是一絲陰涼,

      還記載著人們的回憶,

      更是鐫刻著整個通衢鎮的地域歷史。


      古時通衢地處溝通贛南、粵東、閩西南諸州縣古官道要沖,北宋時期此地已設立“驛站”,謂“路當閩廣之沖,輪蹄釋不絕于道”,故以“通衢”為名。通衢歷史悠久,古跡也較多,騷人墨客多有詠賦,志文歷有所載。至今,城堡磚垣依稀,古屋遺風猶存。古墟榕蔭,人聲鼎沸,是為一景。


      世事茫茫,滄海桑田,獨居通衢古鎮逾千年,宋榕、元榕、明榕……雖然史書不曾為其作傳,但它那老態龍鐘的身軀卻刻滿了歷史。據龍川縣志記載,這棵古榕樹屬雅榕,地處通衢古城東門,古時則在通衢巡檢司公堂的左前側。相傳明朝洪武九年(公元1376年),鄒元標任通衢司第一司長時,曾邀一些謀士在樹下座談,一時心血來潮問謀士崔嵬:“我想告這棵榕樹的狀,你說告它什么罪?”崔不假思索答曰:“此榕有三罪,頭霸天,尾霸地,鳥雀唧唧鬧公堂?!弊阕C古榕樹當時就巨大無比,“獨霸一方”。如今古城早已毀損,古榕卻風采依舊,成了墟鎮市民歡聚的樂園,讓人禁不住噓唏不已。


      古樹蘊含“家族密碼


      如果說,通衢千歲古榕獨木成林,霸氣外露,那么古竹槎嶺村古荔枝樹群則抱團取暖,共同進退,體現的不單單是砥礪氣節的傲然之骨,更是同進退的義氣相投。

       

      三個年過花甲的老人年齡加起來也沒有身后的古荔枝樹樹齡長


      近日,在市荔枝協會會長葉濃青的帶領下,記者來到槎嶺,只見五株古荔枝枝繁葉茂,幾成一座五米多高的“樹山”。今年75歲的葉樹興說,他爺爺在世時,曾帶他來摘過樹上的荔枝吃,當時樹就有這么高,這幾十年變化不太大,仍然年年開花掛果,這樹老果猶香,粒粒飽滿,甜度能保持,果實也不見少,每株產量超500斤不成問題。


       

      古荔枝樹群樹冠碩大,濃蔭蔽日,是夏日乘涼的天然“空調”佳地,荔枝可以食用,其果葉則是人們絕地逢生的“救命糧”。葉樹興說,即便在1958年至1960年三年自然災害時,村民也沒有受過苦。1964年東江發洪水時,村民全都上到荔枝樹上,在樹上吃住一兩天,洪水退了才下到樹下。


      荔枝樹下,優良民風代代相傳


      在古竹鎮,關于客家先民的落戶,有“先有鄒黎譚、后有張王駱”之說,“鄒黎譚張王駱”等六姓落戶較早,這在一定程度上也與古荔枝樹有關。在古竹新圍村下圍小組有棵300多年的“荔枝王”。新圍村黨支部書記黎桂方說,300多年前黎氏落戶新圍村后,黎氏先祖就開始種荔枝樹,這“荔枝王”就是當年黎氏先祖種下的。記者走近這棵古樹,發現300多年的時光沒有讓它垂垂老矣,粗壯到4個成年人才能抱住的樹干,無數向四周蔓延伸展開的枝干,一切都在彰顯著它強大的生命力。古樹中間有個大大的樹洞,足以容下一個人。撫著它強壯的樹干,記者仿佛能感覺到從樹根處傳來的沉穩有力的脈搏。


      樹養人,人敬樹,人與樹融為一體,古樹亦成村一景。保護古樹,就是護吾家族年輪,已是村中人人所望。如今不少游客走進槎嶺、新圍等村,撲面而來的是聲聲問候,是張張笑臉,村里上下透著鄰里和睦、相敬如賓的和諧氣氛,各家各戶教育兒孫,保護古樹、孝老愛親是必上的“課程”,用古樹精神涵養著世世代代相傳的良好家風。


      1960株古木“觸網”


      一棵樹,一段古,一鍵知。

      身邊瑰寶,動動手指,

      一鍵可知!


      涵蓋我市在內的全省21個地級市的“廣東古樹名木”APP正式上線。市民只要下載該APP,根據定位即可查詢到周邊古樹名木,并通過身邊瑰寶了解社會歷史發展和自然界變遷,傳承文明古國的文化,再也不用擔心錯過身邊風景啦!記者從市林業局了解到,截至上月底,全市已成功錄入省古樹名木系統1960株,其中源城區86株、新豐江63株、江東新區40株、紫金縣147株、龍川縣187株、連平縣266株、和平縣433株、東源縣738株。這其中,收錄古樹樹種排名前四位為紅錐、榕樹、木荷、楓香等,其中樹種最多的為紅錐和榕樹,分別為289株、262株,被收錄進“廣東古樹名木”APP。


      一株株古樹,枝葉繁茂,形態萬千,或遮天蔽日,或獨木成林,歷盡百年滄桑,堪稱一個地方發展的歷史見證,更讓一些游子為之魂牽夢繞??吹靡娚?,望得見水,更要有摸得著的古樹,方能記得住鄉愁。市林業局相關人士表示,我市還將加大宣傳力度,增強全民保護古樹名木意識,通過新聞媒體、攝影比賽、網絡等多種形式向社會展示古樹名木的古樸風采、人文軼事、文化傳說、優美景觀和科學研究價值,既弘揚綠色生態文化,又增強全社會對重視和支持古樹名木保護事業的認同感,也在全社會形成自覺保護古樹名木的良好氛圍。



      97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三区